關於部落格
心有多大,量有多大,視野就有多大。從人生的挫敗,體驗,領悟到改變,這裡記錄了我成長的點點滴滴!從算命,寫書,教學到與靈的世界接觸,這裡記錄了我的靈修經驗。能和有緣的人分享,是我的福氣。有空來坐坐!
  • 184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與孩子共舞(二十)~2

 「噢!」我猜他上了二樓的樓中樓,去走「輪胎網路」了。

  「你在那裏?」

  「我在這裡!」我猜的沒錯,他就在那裏!

  他很快的玩了一趟輪胎網路,就到大溜滑梯,大溜滑梯就是我第一次急着找Leon,回答我:「這裡沒有其他的小孩!」的那一家人。

  我原本猜想他們應該會跟我們有良好的互動過程及異想不到的效果!但是!還好!男仕還算木訥,只跟他的兒女說說話,但頻率不高,我一走過來這個遊樂區域,就跟他點頭、微笑,他也點了頭,但並沒有微笑的樣子,應該是我笑得還不夠熱,所以他的臉部表情是冷熱的中間,我告訴自己:「下次與人打招呼時,一定微笑要大一點!」也剎時靈感告訴我:「剛剛我們就要前往二樓在更鞋區擦身而過的Leday夾帶善意並有禮是這一家的女主人,當時因要護隨着Leon,並來不及意跟他回點頭」「真是抱歉!」但他的善意,我全部吸收及累值,我希望她也了解,也知道她了解!因為善的人必定有善的回饋,那是很奧妙的,撇開形象上的,因為不一定跟表面成正比,更何況靈與靈的世界來臨了,人與人的感受是那麼的貼、那麼的近。

 

 

要如何收獲 就要如何栽

無比的播種 將收到無比的果香

無私的耕耘 將是全盤圓滿的果醬漿

「你讓一下好嗎?」聽起來讓人很心甜,Leon他的確長大了,又有禮貌的感覺;原來他是這一家的男主角讓一下台階柱。

  他來到了蜘蛛人懸吊區,想從每一個平台柱飛來飛去,並顯現他的最佳功夫,我再次的互動:「Leon!叔叔坐那邊沒關係啦!你就跳這邊嘛!」這個互動是對兩邊的,一是Leon、一是這位男仕,而他收到Leon的有禮,亦很好意、亦有點失禮的走開了。

  他在這一區跳得蠻高興的,只缺沒有人來欣賞與叫好,我除了坐在邊旁寫寫東西,並隨時眼光對準他的叫好:「好棒!好棒!你跳的好棒!」這是我的教育,我相信在鼓勵下成長的孩子,長大後必有他的成績,必有他斐然的…。

  這時多來了一個,大了他一點點的姊姊緩緩的走過了,這又是一個善緣人,從Leon的眼光中可以看出是友好者、友善者、可共通、可協議、可共處…,後面來了一個也是徐步慢走的男仕,應該就是這女孩的爸爸,他到定點的時候,看了我一下,馬上把眼光閃移開,所以這連點頭都沒有機會了,但是一觀端倪,應也是和氣之人,他也拿了一本還算厚度的書本坐下來了,在與我同一條靠牆的台階,只差三~五個人遠地。

 

 

  「哇!哇!哇!」Leon聲聲作響,主要是對這小姊姊在表示親切的善意,自己捧起了球往上拋,往上扔的動作,讓那另任由不得不觀察他的舉動,是否有疼於他女兒的安危…,過了一會他才放心,因為他也看得出Leon是無傷害性的動作,他們就自然的玩在一起了,溜滑梯、再次的溜滑梯,…只聽到Leon哈哈大笑的聲音,還有從遠處望過去,他們有他們溝通的聲音、表情…總而言之,他們是互懂的、互相的協助。

 

 

一位白雪公主 將得天獨厚的愛護衛 出自於他仁心仁意

所以回饋源源不離

 

 

這次小姊姊就像Leon最近常看,喜歡看的「白雪公主」DVD,在印象中我已經忘記了戲劇中的情節,只知她心地很好很善良,兒子每次看時,我顧鼓勵他,並忙我的事情,所以差不多只看到了片頭,那就是兒子現在每天都在學:「魔鏡!魔鏡!…」有模有樣的學着白雪公主後母的卡通動作,真的是很可愛,很傳神的噢!

  他現在在球海區裏擔任的是白雪公主的錦衣衛,並沒有錦衣衛或守衛,是我自己把它冠上去的,那小姊姊並沒有一句話,即使後來我跟Leon又下樓到「冲天球」區,她跟我們一起撿球準備要冲球時,大伙很高興急着撿球,她也才語出又還一個音而未形成一個字,所以她一直受到Leon的保護。

  就在此刻來了一個頗有雄心的大將,看了他進來的嗓門及舉動也是在家裏直接並一直的命令人的傾向,其實是很可愛的,有很很多人看到了這樣的小孩,都很頭疼,並常用壓抑、壓抑的手法或管法。

 

 

「你也只有一個!」這位大將的爸爸出口的問我

「是!」

「他幾歲?」

「四歲!」

「屬龍?」

「對!」

「他也是!」他表示他兒子也是同齡。

「我一切隨緣,並沒有特別做生育規劃,結果他2000年的時候來了!」這位朋友長得穩穩重重,講話不慢不快。

「他很皮!」他指他兒子。

「男孩子!」

「我有很多朋友做了生育規劃,到要想有的時候,並沒有!還要去做人工,但還是沒有!」

「我也講求自然!所以結婚不久,他就來了!」跟他講話是很怡悅的一件事情,但我又是有點分心的鼓勵Leon要對在場的遊樂者友好相處,我兒子不會欺負人,但若有人想動他,他也絕對不甘示弱,那管比他大的大孩子,或許這就是他現在常常跟我說:「爸爸我要當英雄!」的底子。

「好!」或許是對童言童語的回答,但在回答之前,我還是頓了一下,因為我心的希望是他無憂無慮、平安、能己立而助人,並在無聲無息的過程行義、行益,或許他目前崇拜的蝙蝠俠、蜘蛛人…是有一些相似,但好像也還不是爸爸最希望的。

 

 

話還沒講完,Leon則要換玩道了。

「爸爸!我要下去了哦!」

「好!」我擰起了隨身提袋,不得不跟這位爸爸交談告一段落。

「爸爸!你幫我撿球!」我原本才坐靠在一旁才一下子而已。

「好!我們一起撿!」

「你幫我撿!」他的訴求!因為他還要去忙!忙什麼呢?忙着在隧道穿梭、鑽來鑽去!就這樣一次又一次,…最後他也一起撿了,因為我對他有信心,信心!還可繼續培養。

「哇!」「哇!」「哇!」好高興!又是一陣一陣的軟球衝天,除了場內的歡呼!場外的人群也被引來,從玻璃牆透視進來,這也應該是廠家的聰明,精心設計,以及時代所趨。

 

 

「爸爸!你幫我撿球!」原來是雄心大將,他跟着也過來。

「你自己撿啦!」那位友善的爸爸回答

「爸爸!你幫我撿!」Leon也這樣說!

「好!我們大家一起撿!」我的心一股振奮,也帶動了在場的整個氣氛,那一個公主,跟她沉默的爸爸也來了,雖然他還是比較保守,但整場蠻有一股齊心合力,將有一番大創舉的架勢及行動力;而孩子們當然又是「哇!哇!哇!…」高興歡呼了好幾場,在人生裏!那是一種快樂!那是一種不可多得!

當孩子一片熱騰之後,他們會隨之互動,大將跟兒子一起追逐、打空氣軟球槍…各有帶領一方的大士氣,但卻又能互相配合,我臣服了!或許是我有從中給于他們一些滋潤與輟和,當大將有一些好主意,我會鼓勵Leon乘勢配合,所以大將也就不會那麼的堅硬,或許是我跟大將還算有緣,他還蠻聽話,應該說我跟每一個孩子都算有緣,我通常不會下命令式的指令,我以平和式的溝通,並以同等式的身份地位給于建議,若真遇到有理說不清的孩子,我可能先選擇不說話,讓他緩和一下,再看情況…給他一些空間,再跟他打成一片…其實也是每一位想與孩子共舞的人都可以做到的,而且那是潛潛的、默默的轉移、轉化。

「我沒辦法陪他一整天!」大將的爸爸又找到一個互相都有機會的空間,跟我說話。

 

 

青春無限 只要多跟孩子在一起

歡樂常在 只要會跟孩子多共處

                (生命教練 與孩子共舞)

「我還可以!因為跟他在一起還蠻快樂的!」我回答。

「我們是兩個人輪流帶他來玩,有時候是我,有時候是我太太。」他搖搖頭的繼續:「他玩完玩具時都要我幫他收!」

「他有時候會自己收,有時也是我幫他收!」我一直覺得兒子已經不錯了!而兩位家長藉此機會互動,本來就是一件好事,互相交流、互相放輕鬆,我可以看得到他是一位好爸爸,而他的兒子,也一定是好將才,只要不比較、只要不比較,天下的孩子都是一個好將才,而每位父母親也引以為榮,他講話時的情況,可以看得到帶孩子是有點累,但還是帶着希望。

 

 

在這裡讓我想到一件事情,當時杜魯門當選總統時,有記者到他家鄉採訪杜魯門的母親,記者首先稱讚的說:

「有哈理這樣的兒子,您一定感到十分的榮耀、高興、自豪。」

「當然!」「不過!我還有另一個兒子也同樣讓我感到十分的榮耀、高興、自豪,他正在田園裏挖掘馬鈴薯。」

這是每位父母親的根本心情,而每位孩子也都同樣能做到、走到這份榮耀、高興、自豪。

 

 

「今天怎麼巧!都是爸爸陪!」這是這位好爸爸跨入遊戲區對我問候的第一句話,我剛開始還沒聽清楚,但腦意識給了我一個最好的回答:「聽不清楚,沒關係!微笑!」真的!微笑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回答,在很多場合、很多情境…因為我相信人的心是互通的,是正得正、是和得和、是善得善…反之,若是心存着校負面的心態,則相對得到也是!

又讓我想到另外一件事,也是前幾天!我帶Leon到另一遊戲堡,人還蠻多的,聽到很多用英文在交談與互動的聲音!

而Leon正遇到他的一位有緣,那是一個女生,Leon一直想跟她一起玩,我也放得很輕鬆,就坐在離他不遠的地方寫東西,他有移動我再跟着移動,後來我發現!Leon想找伴玩的行動,有一隻攔阻的大手正不斷的進行她的計劃!

「Baby!我們來這裡!」

「Baby!我們走!」

「Baby!你看!這是blue,這是green、這是red、這是…。」她在跟小女孩投藍。

從她的眼光及心波散發出的氣氛及舉動,讓人感到她只要跟她的女兒圍成一片天空,我突然間想到這是一個高級區,難道這裡的人群都是這樣的嗎?

因為剛與兒子入區時有閃到一幕,有一個中國人的臉孔正用英文熱情的跟一位西洋臉孔打招呼!但那位西洋女仕似乎不太領情,簡單自我介紹過後,就緘住口不再講下去,我們的那一位中 國 小姐還是以開朗的態度收場!我真的很恭禧她!她勝利了!那又是一種榮耀,若是她沒有受傷,我相信她一定更有福,因為她一直在散放自在及喜悅!恭禧!恭禧!

而再看看支開兒子與她女兒玩的那隻大手,臉上呈現的是一種凝固的淺懼,又夾帶鎖眉的焦濁,她在教女兒英文時,似乎在現在的優越,可是怎麼當下看不到她心中的幸福呢?若是有!應該是一種溫暖、應該是喜悅的氣氛,所以她也不知不覺在影響,在傳輸給她女兒一種只有他靜心才能看到的能量,我剛看她女兒迴轉與Leon對話的那一剎那,小女孩的那一對眼神嚇了我一小跳,好像被什麼鎖住了,所以不開朗不開放。

 

 

「天下父母心!」「天下孩子心!」親愛的父母親們愛孩子是公認的,但可別沒有讓他們海闊天空的機會了。

後來那一下午的幾個小時,我也一直用英文在跟幾位帶孩子來玩的大人們互動,原來她們都是東方臉孔的外籍幫傭,有了前車之鑑我更想學習「謙恭」及「人本」,我祝福那一位菲律賓的女生,她很用心帶着那一對雙胞胎姊姊及一位弟弟,我稱讚她「把三個孩子英文教得很好!」她沒有掩飾、也不居功的回答:「家中還有請家教、也有上學校!」她說自己在她國也是一位幼教老師,我相信那是名副其實,我語意不斷的祝福!不斷鼓勵她現在的成就,因為看到了她「出外人」的思鄉情愁!我感受到彼此都留下一個自然的好印象!甚至她還有一點被時間逼迫的不捨道別!我最後想幫她收起思鄉的眼淚!所以我再次獻上祝福讓快樂離場,我說:「Say hello to your family,and all best!」她要走時,我剛好幫兒子在整理服裝,我趕緊放手!她走後的幾秒鐘!我還是用心的祝福她!畢竟大家都走過離鄉背景的時候,尤其是到了他鄉異國,無論是怎麼開拓,總會有一些時候感到落寞,尤其是初到一個國度…。

第二位告訴我:「他會講國語!」

「你的國語講得很好!」我在跟他互動過後對她的稱讚!我喜歡由心的去稱讚他人並須要時時學習!因為那是一種祝福!

「So sorry!my son was shouted to your child just then!」她搖搖頭!然後對我說她是講國語!就是這樣的機緣跟他聊到幾句,Leon今天若是比較不平的地方會大叫,而這位小姐是印尼 小姐,當我跟她抱歉後,她反而不知道要跟我回答什麼?原來再次仔細看來,他所照顧的孩子,剛會走路,但會逗人,他滑下溜滑梯,卻坐在梯尾,難怪Leon會叫,一次不動、兩次不動、三次就大叫,我則兩邊都規勸:

「你好棒!滑下來以後就要站起來,因為後面還有人要滑下來,會撞到你!」他很快的站起來,再繞過去了,是聽得懂嗎?我想是一半,內心的尺度告訴了他自己,應該是最佳的原動力!

 

孩子是一片清澈的明鏡  不斷的讚賞

他們會自動放明  不斷的鼓勵 他們自動擦亮

                       (生命教練 與孩子共舞)

「Leon!好啦!不要那麼大聲嘛!」

「因為他都不聽啊!」

「會啦!他現在會聽了!」孩子的天地是如何的可愛,現在換他小弟弟要來黏Leon玩,Leon並不是不想跟他玩,只是要他聽話,要他守遊戲規則,他們互相都懂,有時後也有些糊塗、有些混亂…但過了就好,大人的介入,要像一個懂事的朋友,所以那個小弟弟每溜下來一次,總會再看看我,我會說:「你好棒哦!」或是最好的回答:「微笑!」「笑!」;孩子他們是那麼的「纯」、那麼「真」,我們倒是要向他們學習,學得好!每個人都快樂!大人快樂、孩子也快樂!一切氣氛都會變得很好!事實這位褓母接下來跟着是快樂的追逐、奔跑,整個人的勁都帶上來了!所以「互動」是那麼重要!而若當時還無法互動,「微笑、」「心平氣和」是最佳良策,對己好、也對人益。

 

 

「He´s want to sleeping!」這是第三位褓母看到Leon再溜滑梯大喊的時候說的話,我原本看不出她是那裏人?我依然先微笑,趕緊走過去看Leon發生什麼事?原來是其他的孩子搶了他的球。

「沒有關係!」

「不要!」他哭了,應該也真的是有點累意,累意的時候比較有火氣,我陪着他坐靠在牆,這一次無法擺平,真的是傷到他的心。

「走開!」他叫我走開,話裏夾帶着悲傷、哽咽。

「爸爸再撿給你就好了嘛!」

「不要!」他又扔了一顆球,我隨之慢慢走開,通常這樣的情節,我會讓彼此冷靜一下,看清楚了再往前。

 

 

悲傷過了,又走過了一程,那是生命的延續,所以他又跟玩具遊戲了,似乎不須要我跟他一起玩,我也放心了、寬心了,只是知道!對他還是有點對不起,原因是差不多每一次我都要他讓人家,所以在他覺得委屈的時候難免心就會難過,「禮讓」應該是我的本性、本格,但我還必須再上一程!我想

「爸爸!我想吃爆米花!」因為他看到館內有陳列出來的樣品。

「好啊!」他就是這麼幸福!

「賣一份 pop corn!」

「對不起!那沒有了!」「可以到外面的便利商店」

 

 

我們很高興的先中斷遊戲、打起行囊…很快的就來到買得到爆米花的地方,穩了Leon的心,解了他饑,他又好像是一棵綠樹,心情有無數生機,正當我們走出門口,「Hi!」「Hi!」

「Sir where can I take the bus to 榮總?」

「oh!Maybe you can go to the main road find some bus stop!」我用手指着前面的中正路,似乎給于了她眼前的明路,原來她是從基隆來,去接主人的兒子,就是手上抱的這個孩子,現在必須先把孩子送回榮總,再回基隆…。

正還在講話之際,閃過一部計程車,她招呼,但計程車沒看到,原來計程車就緩緩停下來在20步遠的小三角公園,我說:「我過去幫你!」她似乎還未拿定主意,回答我:「她還是往前走!」

「謝謝!」

「不客氣!」

 

這樣子的互動是很樂、很悅的,是「助人為快樂之本嗎?」只是舉手之勞!生命是一程一程、一站一站,最重要的是「孩子」他們都在耳濡目染!

我們共同祝福那一隻攔阻的大手、菲律賓、西洋、印尼…及還未遇到的朋友,「生命喜悅!」「無限康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