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心有多大,量有多大,視野就有多大。從人生的挫敗,體驗,領悟到改變,這裡記錄了我成長的點點滴滴!從算命,寫書,教學到與靈的世界接觸,這裡記錄了我的靈修經驗。能和有緣的人分享,是我的福氣。有空來坐坐!
  • 184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與兒共舞(十一 )

 

「爸爸!我們來玩!」手持一把劍及一把戰斧;這一組玩具是一個小時前在運動公園擺設的流動遊樂園的滾彈珠得了三百零一分得來的獎品。

「不行!」「不行!」

「爸爸!我們來玩嘛!我們只要拿著就好,不要碰到人!」這個遊戲規則是剛剛在公園得到玩具的時候,我就教育他跟叮嚀他的,事實上父母心就是像一隻充滿母愛的母雞,無時無刻。

其實,今天會帶他到這個流動的遊樂場,是昨天他居然主動要我幫他看耳朵,說:「爸爸!你幫我看耳朵裡面有沒有蟲蟲!」耳屎謂之蟲蟲。

「好!但要等一下,你看爸爸全身,要等我換好衣服!」

「好!」他真的是非常高興的期待,所以他就在床上又蹦又跳,我也跟著高興起來,在我手上的吹風機就順手向他的頭髮吹了幾下,就像掃射一般,所以就引起他的玩心跟玩勁,他更是又叫又躲,直到感受吹風機的威力是熱的,所以他叫停了:「不要吹我了!不要再吹我了!」

「好!」我答好!不吹了!最後收場也再掃兩下,讓他很興奮。

「不要再吹我了!」他是真的不玩了,可以感受他祈求。

「好!」我真的停手,也急著想吹乾自己的頭髮,能迅速的配合他的行動,而我可以說是有百分比80~90的配合度,我真的由心底的愛他,並有一種感觸跟體悟,與孩子之間的情誼必定要從現在做起,尤其是在時下在這個勢局裏。

 

 

愛是要用行動 

尤其對孩子是要直接錯過手上的機會  就沒有相同的機會

哪能不把握  怎敢不握緊

(生命教練  與孩子共舞)

 

 

「磅!!!」我好驚訝!就在我收好吹風機的線準備要放進袋子的最後一秒鐘,他從床上翻了一個跟斗掉下床了。

「哎喲!你在幹嘛?」

「你這樣嚇人,爸爸心情會不好的!」他原本掉下來時,兩眼直看著我,好像似他也不知會是這樣的結局,他真的是「期待」的太高興了,所以才會不知覺得有了這個翻跟斗的動作。

「有沒有摔到,有沒有撞到屁股?」他搖搖頭,但不敢哭,眼淚慢慢盈眶掉了下來。

「你撞到了嗎?」太太從客廳趕了過來,並把他抱起來,他哭了,慢慢的抽吸哽咽的哭出了聲音來,搖搖頭!表示沒有撞到。

我現在的心境跟昨天發生時是一樣的,只能說:「怎麼那麼遲鈍呢?」當時應該是二話不說,先把他抱起來,懷在胸前,撫撫他的屁股有沒有受傷,現在回想給自己的評斷是:「怎麼那般糊塗呢?」

我知道原因,原來是我當時累了,有一點累了,但我不是自己告訴自己好多好多次:「孩子第一」,事實我以孩子第一,孩子都能樣樣第一,並且孩子也能給爸爸第一,這樣的哲理,是不能跟任何人做相比,也絕對不能比。

我很感恩兒子,很感恩上蒼,很感恩這宇宙的造物,他和祂一直都給我機會去學習如何做人的「daddy」,下次我累了,我如果一直能與天同在的信念,我能馬上突破僵局,得到好的改善,我還是要再次再次說一次:「感恩!」「感謝!」。

 

 

愛  給予了孩子  就會好舒服好舒服

是天給的能量  裹住就不增

用了  能增加百倍

時時勤用  能增加無數的百倍

(生命教練  與孩子共舞)

 

 

「不疼了啦!」他媽媽安慰。

「爸爸揉一揉!」我亦從房裡跟進到客廳。

「媽媽抱你到床上躺著好嗎?等爸爸幫你掏耳朵,把蟲蟲掏出來!」他之前的期待又復甦,暫緩了他的心情。

「爸爸來幫你掏耳朵!」他的頭壓著枕,點了三下,但是很慢很慢。

「來!爸爸抱!」他差點要嚎啕大哭,但是止住,這是很直接的感應。

「你哭出來沒關係!是不是爸爸剛剛說話太大聲你害怕了!」「你哭!你哭!沒關係!」這下他才放聲大哭,我並拍拍他的背抱他抱得好緊。

該處罰的是我在出口的第一句:「哎喲!你在幹嘛?」上天早已經給了我聲音:「趕快把他抱起來,看看有沒有受傷?!」但我看到「磅!!!」一聲是腳掌貼拍到地面,身體應該是無虞,所以又接下一句:「你這樣嚇人,爸爸心情會不好的!」

人的心情是很矛盾的,是愛與責相混合了,但在第一狀況下,絕對不能相提並論的,「孩子!你當然沒有嚇人,是爸爸的愛不夠,藉由一個累字嚇自己,希望這樣你的犧牲不是實驗品,亦不是試驗品,唯有更愛你、更釐清。」

「爸爸看看!」他哭過了,有一個正常的伃解,我開始像以往般為他掏耳朵,他很舒服,用棉花棒輕輕轉過,再用掏子掏,但長得太深了,又黏得很牢,不是很容易挖得起來。

「還是我們去給那個女醫生幫我把蟲蟲抓起來?」

「可是那女醫生那邊太遠了耶!」「爸爸帶你到○○路的醫生,他很有愛心喔!」「好啊!」所以他就記得今天要去掏耳。

「你不要動喔!要不然我會害怕的!」學給媽咪聽,這是那醫生不安的說。

「你不要夾得太大力!」兒子真的是可愛又聰明還會對醫生說。

「要不然不要夾好了!」我看兒子的神情好像有點痛,我想有點危險,那就下一次真的去找那一位女醫師好了!真的需要讚美 那位女 醫師的溝通與能力,以及愛心。

 

 

 

當我們覺得孩子吵的時候 

得需反觀我們怕吵 還是得在定力下工夫

(生命教練  與孩子共舞)

「我的耳朵好痛啊!」他又哭又叫,睡到一半,我們都驚醒過來。

「爸爸媽媽帶你去看醫生好嗎?」

「好!我要看醫生!」他被痛幾次之號的反應。

我們都就近的○○省立醫院掛了急診,等了一陣子醫生才出現。

「你們抓著他!」

「好!」我很配合的抱著兒子,並把他包的緊緊的。

「好痛啊!好痛啊!………」當醫生用探耳鏡要穿入他的耳朵時,更時極力的不安與恐慌,相形耳朵一定會更痛,呼喊聲一定更加劇烈。

「好痛啊!好痛啊!………」

「他耳屎很多!一定要夾起來才可看到裡面,我想應該是中耳炎!」所以醫生就準備用夾子伸進耳朵。

「好痛啊!好痛啊!………」更是極力的掙脫。

「痛死好了!」我們都很驚訝,居然從一個醫生的口中脫口而出,就草草開了止痛藥走了人。

回到家中,他很累了,我們也都很累了,但他還是兩三次的痛醒,我跟一位遠在台南友人,他也是位醫生,電話聯絡過後,他還是建議我們到大醫院,而他也真的痛到受不了,才再次願意就醫,因為剛才的經驗,讓他嚇到了,在計程車上他亦是喊痛好幾次,我們亦是心痛如焚,他哭我們也快哭出來了。好不容易才就到台北市的○○醫院了。

天也亮了,心也被熬過了,當要下計程車前一分鐘才發現他穩下來,睡的比較沉了,是不是那止痛藥現在生的效?應該是!我一直不敢吵醒他,站、坐轉流,總是抱著他。

「要不要換我來抱?」太太問

「我可以!」天下父母心,早就忘記會不會酸的問題;天公作美,天氣不錯,早晨之美就在眼前,那種清新與寧靜伴著我們,我愛早晨,我愛大自然,也希望大地的朝氣能安撫他幾分,結果他真的睡得很好,我亦希望他能一直安好的睡到醫生來,那是一種安慰,那是一種安撫。

 

 

乘天地之美  我們願意學習

乘天地之美  我們願意承襲

孩子永遠  人們長青

(生命教練  與孩子共舞)

折騰了一整夜,但心還是覺得非常安慰,只要抱著他,就又一種溫暖,就有一種安全,那是一種全心照顧他,完全放下了自己。

「耳朵還會不會痛!?」媽媽問他,我也問他。

「不會!」他搖搖頭;我們多麼歡喜的答案啊!我欣喜那痛的事情不能替換,但它停止了!

「我下來!」這是很快樂的事情,我也鬆了一口氣。

「那我去買早餐!」太太說。

「那你跟媽媽去買早餐好嗎?」那是他剛回來台北住的事情,他原本是在桃園跟外婆一起住。

「好!」全然都不痛了,真的太好了!但是還是必須讓醫生做檢查,所以我們就繼續的等下去了,我暫時坐在門診外的等候椅。

「爸爸抱你!」他哇哇大哭,看到醫生就怕,雖然我是擁著他坐上檢查椅,他還是怕。

「這個給你!」我記得這位女醫師遞給了他卡通人物的貼紙,先轉了他的注意力。

「你怎麼了?哪裡痛?」

「耳朵!」

「阿姨跟你講,耳朵會痛表示裡面可能有蟲蟲,阿姨幫你把牠們抓出來就好了!」

「不要!」他還是堅持著,因為害怕,更何況昨晚可能被那一位○○省立醫院的醫師嚇到了,當然每個孩子一看到醫生也都會不安,都會哭,那是很自然的反應,更何況一但用到了器具,敏感及纖細的神經是很直接的,而在寫這一篇的時候,我曾一度靈感進去體悟醫生的立場一角以及現在遇到的實際,當然不能一竿子打倒一群人,而是讓我們共同勉勵共同再一次認清「人本」每一個人在自己的工作崗位要盡心盡力的是什麼?

「你看!阿姨這樣碰到你會不會痛?」他本來是看到了醫師的那一支夾子就哇哇大哭直喊著『不要』的人,但這位醫師的動作,解了他的惑,解了他怕。

「你看!蟲蟲!」醫生說。

「在哪裡!我看看!」他好奇的想要見到答案。

「好!你看!還有蟲蟲的太太在裡面!」他就乖乖的讓這一位女醫師一路的找到底。

「你看!蟲蟲的太太還有蟲蟲的爸爸!」

「OOh!」他很驚奇。

這一路夾出了蟲蟲的媽媽、爺爺、奶奶,都是好大一塊塊的耳屎,我們完成歷險的盛舉了。真是高興!真是盛事!

清乾淨耳裏物,醫生也確定兒子是中耳炎,開了藥並咐囑一個禮拜後回診。

爾後,只要提到要看醫生,兒子一定說:「我們去找那一位阿姨,不會罵人,很有愛心的阿姨」,我也如是,這一位標竿的阿姨醫師,在這裡向您一個最敬禮,你的善心善行、愛心愛行將一直自然而然的流傳著,我並不刻意,但我很感謝!感恩,每當兒子一提及醫生,旁然若清若楚,我將再把這個故事一一的再道上一次,事情結束後,把這個經過說給我那個台南的醫師朋友聽的時候,這位朋友曾幾度響起笑聲,傳達出來的是效法、讚美、、、及說不出的人生真、善、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